您好,欢迎您来到中山楼市网官方网站!
楼市频道爆料热线:0760-88237109
首页 >> 房产新闻 >> 本地资讯 >> 正文
本地资讯

世界级湾区如何吸引金融总部集聚?

来源:南方网  编辑: 发布时间:2018年5月9日
   

    站在美国新世贸大厦的百层观景台上,俯瞰曼哈顿,数不清的高楼大厦尽收眼底。这里被称作是纽约湾区的金融中心和世界的金融中心。来自全世界的2900多家金融、证券、期货及保险和外贸机构均汇聚于此。 
    纽约如斯,其他世界级湾区的核心城市又如何?离岸金融中心伦敦、“西岸华尔街”旧金山、“产业湾区”之核东京,这些湾区核心城市,无一不是全球金融中心,且金融业高度集聚。但湾区并非单核,湾区金融中心也不会只有一个。依靠强大吸附力,在这些全球金融中心周围,一大批新兴金融中心正在强势崛起,走上历史舞台。
    湾区核心城市能成为金融中心,哪些因素起到了关键作用?湾区内多个金融中心之间又该如何差异化协调发展?当前广东正在携手港澳,全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探索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际金融枢纽。我们能够从中得到哪些有益借鉴?
    提升金融总部密度对标世界级湾区
    美国东部早晨7点,曼哈顿岛朝阳初升,中央车站、帝国大厦、洛克菲勒中心等纽约地标巍然挺立。它们不仅见证了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崛起,更记录了美国大都会集团、洛克菲勒家族等金融巨头的变迁。
    在地球另一端,东京湾区已是晚上8点。上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在制造业飞速发展的推动下一路攀升,东京金融市场作为亚洲第一大金融中心,成为日本最为重要的资本输出地。80年代末期,凭借发达的金融体系,东京与纽约和伦敦一起,成为全球三大金融中心。如今东京中央区已成为全日本30%以上的银行总部、50%销售额超过100亿日元的大公司总部的聚集地。
    长期以来,包括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伦敦湾区在内的世界级湾区,如散落在东西半球的巨大磁场,吸附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资本与人才。这些湾区中的核心城市,无一不是全球金融中心,且金融总部大量集聚。
    这些金融中心,深刻影响着全球的资本配置,从而“主宰”了资源分配和产业发展方向。“湾区和腹地产业集群的发展为这些核心城市的金融业发展提供了土壤,而发达的金融业反过来又支撑了湾区产业集群的进一步优化升级。”深圳市经济学会副会长邓志旺指出。
    通过调研世界级湾区金融中心发现,金融总部已成为湾区“标配”。当前,经济规模远超过世界三大湾区的粤港澳大湾区,已具备建成国际一流湾区的基础和条件,但仍面临如何整合金融总部资源,增强金融竞争力的挑战。粤港澳大湾区也理应加快金融总部集聚的步伐。
    截至2017年4月,作为继纽约、伦敦之后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香港吸引了全球前100家大银行中的近七成来设立分支机构。不过,对标世界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业的密度和广度仍然有待提升。
    培育本土金融机构成新兴金融中心发展抓手
    从一战前伦敦作为“孤独”的国际金融中心,到二战后纽约、伦敦平起平坐,中国香港、新加坡快速成长为亚洲金融中心,再到如今法兰克福、卢森堡、旧金山、波士顿以及上海、深圳等众多区域新兴金融中心的崛起。徜徉在世界金融的历史长河中,可以感受到:随着国际金融服务需求不断快速扩张,全球金融中心正在不断扩散,世界级金融中心的版图也在重新绘制。绘制这幅版图的关键工具,恰好金融总部。                                                
    作为进入欧洲市场的门户,伦敦曾依靠吸引全球金融机构来此设立区域总部,从而主导世界金融的走向。“有不可匹敌之数量的外国银行机构,是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关键优势之一,它们给市场赋予了深度和流动性,增加了伦敦金融城的参与者和业务的多样性,并催生真正全球性的视野。”理查德·罗伯茨在《伦敦全球金融中心指南》一书中描述了国际金融总部带给伦敦的改变。
    在大西洋彼岸的纽约,本土金融巨头的崛起则为城市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实体经济和金融服务业之间的关系至关重要。”站在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大都会人寿大厦办公室,美国大都会集团全球副总裁史蒂文·古拉特说道,“我们为金融中心作出的贡献,不仅体现在业务增长、持续吸引人才、带动就业,还通过直接投资来帮助其发展。”
    伦敦、纽约之所以成为全球金融中心,既有历史因素也有其他综合优势。但不可否认的是,一大批新兴金融中心确实在依靠着本土金融机构的成长而迅速崛起。培育本土金融机构,已成为新兴金融中心发展的一大抓手。
    离纽约3小时车程的波士顿,是全球共同基金中心和财富管理中心。上世纪50年代,富达集团在波士顿成立,开创了全球共同基金的历史先河。当时波士顿政府对金融业进行大力扶持,直接促进了基金行业的大发展。
    除此之外,纵观全球金融中心的发展历程,政府规划引导对金融业集聚起到的作用,对粤港澳大湾区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除个别金融中心区是自然形成的,绝大多数金融中心区几乎都依赖政府规划和政策引导形成。”在邓志旺看来,金融业对基础设施、人才、税收政策等非常敏感,因此加强“软硬件”的建设对推动金融业的集聚非常重要。
    区域多中心应差异化协同发展
    世界三大湾区并非是单核的,这也意味着湾区内的金融中心并非仅有一个。放眼全球,一个区域内多个金融中心共存的例子不在少数。
    “世界级湾区的金融服务有足够大的市场和空间,足以容纳多个金融中心。”英国保诚集团亚洲区总部执行总裁兼中信保诚人寿董事长黎康忠指出,在一个地区同时有几个强大的金融中心,反而可以形成合力,吸引更多的人才、资金流入。“美国的波士顿、芝加哥和纽约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们)基本上聚集了美国最主要的金融服务公司。”
    不过,区域内多个金融中心间会面临博弈与角力。如何做到差异化协同发展?
    在欧洲就形成了由不同层级金融中心构成的金融体系,即伦敦是欧洲唯一的全球金融中心,苏黎世、法兰克福、卢森堡、巴黎等依靠自身优势,发展成为了次一级的国际金融中心。
    作为欧洲大陆的中心,区位优势是法兰克福成为金融中心的重要因素。“只要1到2小时,你可以从法兰克福到达欧洲其他任何一个金融中心。”法兰克福金融中心董事总经理休伯特说。
    “在金融中心之间是存在着竞争的。”这一点休伯特深有感触,“法兰克福正在打造一个良好的金融生态系统来突显竞争力。”目前已有超过160家国际银行、五大评级机构落户法兰克福,当地正在吸引更多有影响力的银行保险、股票交易市场、IT公司、评级机构来此设立分支机构。“很多外国银行正在选择法兰克福作为欧洲根据地。这些银行的大多数都在卢森堡设有欧洲总部,但其运营机构和主要生意已来到了法兰克福。”
    与法兰克福不同,相距230公里外的卢森堡,则凭借着颇具优势的税收优惠政策,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投资基金、信托中心。其实,“一些新兴的规模较小的金融中心如果专注于某一个领域,会做得更好。”来自蒙特利尔的一位资产管理经理说。
    这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内多金融中心协调发展有何值得借鉴呢?
    “与伦敦、纽约相比,香港相对而言还是一个区域性金融中心,机构规模及全球性还有限。未来香港可借助大湾区进一步提升自身在全球金融中心中的综合竞争力,并带动大湾区成为全球金融枢纽。”中国银行纽约分行金融总监乔磊指出。
    在他看来,“广东是制造业大省,加上背靠内地市场,且与香港、澳门相连,区位优势突出。尤其是深圳的竞争力、吸引力都在快速提升。未来深圳还需要提升金融资源的集聚力和辐射力,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与香港有更紧密的连接。”
    对于省会城市广州而言,国资实力强劲、外贸活力充沛、区位优势明显都是不可多得的特质。目前,以汽车、装备制造、电子信息、金融、生物医药和健康五大产业为核心,广州正推动资源进一步集聚。“金融会跟着实业走,广州应该强化产业优势,找准切入点,发展产业金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汉斯商学院教授张小军建议,“如果想要做金融中心,创投资本和基金也不能少,这样资金才会汇聚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