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来到中山楼市网官方网站!
楼市频道爆料热线:0760-88361129
首页 >> 房产新闻 >> 全国资讯 >> 正文
全国资讯

老教授陷入非法集资损失300万 被迫卖房还高利贷

来源:澎湃新闻  编辑: 发布时间:2017年8月1日
  从投资理财产品,到抵押房产再投钱,到最后被迫卖房还高利贷,80岁老人李广顺(化名)的遭遇触目惊心,但比起那些丢掉唯一房屋流落街头的老人,李广顺还算幸运,一是自己还有一套住房栖身,二是虽然被迫卖房还债,但卖房是自己依市场价交易的,并非被高利贷公司贱卖。还掉高利贷,还有一些剩余,即便如此,他仍付出了300多万元的代价。

  给孙辈攒钱掉进圈套

  除了被迫卖掉的房子,李广顺还有一套房子,上周记者来到他和老伴的住处,家中摆设陈旧简陋,一台老旧的空调时好时坏,不断发生咔咔的声响,“我其实在经济上没有大需求,当年买刘金凤的理财产品,也仅希望给孙女和外孙攒点出国读书的钱。”

  刘金凤,43岁,河北沧州人,初中文化,最初来北京做小买卖,后转行卖保险。2004年,从大学教授岗位退休的李广顺,认识了在小区摆摊的刘金凤,并先后从她手里买了三份分红保险,投入了50多万元。

  2008年底,刘金凤突然上门找到李广顺,称自己已经不卖保险而炒黄金了。刘金凤自称去香港培训,并加入了香港一家理财公司:中国北方金银业有限公司。

  “刘金凤很兴奋,说做黄金现货买卖行情很好,准能赚钱。”在刘金凤的再三劝说下,2009年初,李广顺将还未到期的分红保险卖掉,与刘金凤签订《借款协议书》,将50多万元全部投到了这家香港公司的理财项目,“其实就是委托刘金凤炒黄金,她每月固定给我返利2%,至于她怎么操作,我看不到也查不到。”

  俩老人3年投了200万

  李广顺并未将每个月的利息提出来,而是继续投进去算复利,其间,返利还算正常,至少在刘金凤给李广顺看的账面上是这样的。

  “就像温水煮青蛙。”李广顺说,到2012年的时候,自己陆续投入了200多万元,这其中包含自己和老伴的退休金、银行存款,随着投资金额越来越大,李广顺心中起了波澜,“一开始是她求着我投钱,现在200多万都在她手里,她拿住我了。”

  有次刘金凤兴奋地和李广顺说,“李老师,我发了,昨天赚了10万!”李广顺听罢,心中一紧,他小心地质问刘金凤,“小刘,你是债主还是财主啊?你手里的钱是你的还是别人的啊?”

  危险的信号并不止这一个,李广顺还惊奇地发现,手上握着众人巨款的刘金凤竟然完全靠手写脑记账目,连最起码的EXCEL表格都不会用。教经济管理的李广顺担心不已,亲自教刘金凤如何记账,“但到最后她也没用。”

  而通向悬崖的路远远没有结束,2012年5月,刘金凤再次登门,手里握着一张纸,她得意地告诉李广顺,“李老师,我升职了!”

  耳根子一软抵押了房子

  李广顺接过来一看,这是香港那家公司给刘金凤颁发的《授权书》,刘金凤成为该公司在华北地区的金银投资部总经理。

  “她说想把资金盘做大,利润回报也会更高,劝我把房子抵押,再投钱,返利照给。”李广顺说,自己当时名下有两套房,一套是单位在西城分的房,因面积不够,又在昌平西三旗给李广顺补差了一套47平方米的房子。“我当时就回绝了她。”

  “哎,我这人就是耳根子软。”李广顺一声叹息。2013年4月,在刘金凤“只用三个月,只抵押一半,利息也不用你管”的劝说下,李广顺同意抵押西三旗的房子。

  通过房屋中介,刘金凤和高利贷公司谈妥,房屋估价140万,抵押一半是70万,最终,李广顺在2%利息的《借款合同》上签字,之后在北京市中信公证处,李广顺不明就里地签了一堆公证文件,“都是高利贷的人在帮我去跑,我最后签的是什么材料,连文件名都不知道。”

  在房管局,李广顺把房抵押,房本被高利贷公司拿走。

  “后来银行打款时,高利贷公司先把第一个月的利息扣了,我一算,哪是2%,是7%,年利息就是84%!他们不敢写7%,那样是没法公证的。”

  “理财经纪人”被绑架了

  年利率84%,意味着这笔70万元的借款,刘金凤一年要支付58.8万的利息。虽然都是刘金凤直接还利息,但是李广顺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小刘你疯了吗,这利息你还得了吗?”

  果然,一年以后,2014年4月,刘金凤以“缓冲”为名,说服李广顺将房子二次抵押,贷款76万。刘金凤甚至劝说李广顺再帮她拉几个客户,这样就可以把房子赎回来。

  已经被刘金凤吃死的李广顺心中忐忑难安,2014年12月18日,李广顺约刘金凤来家中聊聊,一开始答应的刘金凤中午临时变卦,称下午要见一个大客户。

  等到晚上,当李广顺再次拨打刘金凤的电话时,对方关机。“我一下子就蒙了,她是不是卷款跑了。”

  李广顺连夜报警,民警初步认为这是借贷纠纷,无法刑事立案。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李广顺天天打电话,甚至半夜蹲守刘金凤的家,但一无所获。直到第7天,刘金凤的电话突然打通了,“李老师啊,我之前被骗了,没有什么大客户,因为还款的事,几个客户把我绑架了。”

  刘金凤所言不虚,绑架她的6个人因为非法拘禁他人,被法院判8到4个月不等的拘役。李广顺苦笑这般戏剧性的同时,也意识到,刘金凤难以为继了。

  提执行异议保住房子

  经过半年多等待,2015年6月,刘金凤终于被刑拘,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入法院审理程序后,李广顺了解到,检方指控刘金凤非法集资的有29人,涉案金额高达4600多万元,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3247万元,其中有16人和李广顺一样,抵押房子借款。

  “我的房子会怎么样?”陷入焦虑的李广顺在2015年7月21日,突然接到了海淀法院的执行通知书。原来,此前在公证处签的一系列材料中,有一份是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书,其上写明:李广顺一旦违约,无须通过诉讼程序,其自愿接受法院强制执行。

  李广顺立即向法院提出了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的申请,法院认为《借款合同》确有错误,裁定不予执行。

  但白纸黑字,借款事实是存在的,高利贷公司很快又以借款合同纠纷为由提起诉讼。庭上,高利贷公司辩称7%并非利息,而是服务费,但李广顺称这点并未得到公证,是违法的。

  自知理亏的高利贷公司在休庭后主动提出调解,最终,2016年6月,双方同意以68万元结案。李广顺只得无奈地将西三旗的房子出售,偿还了这笔高利贷。

  抵押的房子不少遭贱卖

  一年多以后,今年7月,刘金凤案宣判,海淀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刘金凤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罚金20万元。后刘金凤上诉又撤诉。

  据判决书显示,刘金凤的个人账户仅有6.4万元。

  李广顺说,涉及抵押房产的16户中,有不少因为在公证处稀里糊涂地签了房屋买卖的全权委托书,房子已迅速被低价出售。“幸亏我签的公证书,还能走一下法院的执行程序,如果当时我也签了全权委托书,房产证又在对方手里,那我的房子也没了。”

  2013年,在李广顺家中,他曾告诫意气风发的刘金凤,“上帝想让谁灭亡,必先让其疯狂。”谈起这一段,李广顺颇为感慨:“刘金凤一人,将这么多人拉入她的理财项目,造成了3000多万的损失,可谓疯狂至极,但是,她并未灭亡,6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就可以重获自由,但是,那些卷入其中的老人,很多都已心如死灰,油尽灯枯。”

  律师:事前预防很重要

  上周三,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的老年维权服务项目发布“防范非法集资十大警示信息”,机场高铁、养老公寓、影视拍摄、新材料等,都成为非法集资的名目。

  “一旦陷入非法集资案件,想要挽回损失很难,所以事前预防很重要。” 老年维权服务项目的律师张志友说,老人要多听子女意见,不要贪图小利,更不能轻信公司巨额的注册资本,签合同一定要先审查,签字更是要谨慎。

(欢迎报名加入中山网深中看房团、中山看房团,电话报名:0760-88361129 18689352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