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来到中山楼市网官方网站!
楼市频道爆料热线:0760-88361129
首页 >> 房产新闻 >> 全国资讯 >> 正文
全国资讯

来来来,看看房产新政后,人间有多少悲欢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 发布时间:2017年3月23日

  有人身陷违约困局,有人揣全款冲出五环。

  石头妈和柠檬妈:借钱、限购了……再去借钱

  为了给孩子置换学区,“石头妈”卖掉丰台的婚房,在西城区签约了一套更小的学区房。“317新政”落地后的周末,她又开始借钱。

  换房,并不是“一卖一买”这么简单。为了这个置换计划,“石头妈”先要物色一间过渡的出租房,搬家,找买家,同时要找到担负得起的学区房源,然后借钱平贷,签约卖出自己的房子,拿到订金付掉学区房订金,签约买入新房。这是一串环环相扣的任务,一旦启动,必须确保高效完成、无缝链接,房价天天在变,几百万的决策已容不得斟酌迟疑。

  整个程序从“930新政”后启动,像打仗一样。春节后,“石头妈”决定入手年前看过的一套房,“其实当时没看上,后来醒悟了,对刚需来说,学区房市场上其实没有挑选的余地”。

  但这个环环相扣的程序还是卡壳了,“317新政”落地,新购入房算二套,首付和税款应声上涨。“石头妈”若违约持币等待几乎一定会出现的“拐点”,需负担高额违约金,只能想想房主同意按年前的价格出售,也算自我安慰,“年后同小区同户型房价直接涨了100万,卖掉了”。

  “柠檬妈”也在“317新政”前签约了总款735万总价的学区房,原计划贷款400万,现在只能贷40%,这意味着多付了200多万首付。

  不是签了吗?此签非彼签。按照目前的经验,买卖双方签约、交付定金之后,网签之前,房屋核验和购房资质审核需要至少10到15个工作日。被“困”在这段时间里的购房者,成为违约争议的主力。

  根据中原地产研究机构的“摸底统计”,因认房认贷后,首付比例由首套提高至二套的购房量约1000套到2000套,其中,凑不到首付而选择弃房的有几百套。

  但西城区白堆子附近的中介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这片儿目前没有违约的”,“说白了都是刚需,借钱、离婚,再借钱去,还是必须买。”

  在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看来,新政增加了部分客户违约的可能性,降低了很多业主违约的可能性。“春节前签约的在途单基本都涨了一大截了,这些客户本来提心吊胆怕业主违约的,现在安心了。春节前600万的房子现在基本都700万,客户只会拼命想办法凑首付,所以综合算,这次违约主要会出现在新盘,二手公房,还有连环单,比例应该不会高。”

  “石头妈”和“柠檬妈”所在的学区房讨论群中,更多人寄希望于“再等等细节解释”,主动违约的很少。

  “柠檬妈”说,200多万的差额并不容易筹齐,可孩子上学是大事,而且之前的房子已经卖掉了,“我们无论如何都得把这房子买成。”

  路姑娘:新房二手房价格倒挂,可是新房在哪儿呢?

  不过北京五环之内早已是二手房的天下,除早就限购的通州,新盘几乎只存在于环京地区。
  天津滨海新区的路姑娘去年下半年开始物色自己的第一套房子,看着房价飙涨,她自嘲说,“等不了结婚再置办婚房了,担心以后睡大街”。

  路姑娘工作稳定、收入还不错,先是抱着“闲逛”的心态看滨海新区核心地段的品牌地产,可以小一点,但还是希望生活品质好一点。不过从“930调控”出台后,她发现,看好的新盘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停开了。

  拿着钱空等半年,期间天津新房价格和二手房价格出现“倒挂”奇观,新小区预计售价两万,一路之隔,去年年中单价不到两万的二手房,今年年初,两万六卖了,随即同款挂出了两万九。

  由于二手房普遍存在网签价和实际成交价之间的“差价”,路姑娘此时转战二手房已经不够首付,只能继续等新盘开盘。

  最近,她终于等来了一些新盘要开盘的消息,有些来自中介,“是卖楼花的,去年10万一个,现在竟然涨到30万!”中介对此的解释是,新盘批销许过程中售价受到调控,有些开发商主动和小中介合作,放出“楼花”,弥补差价,比如2.2万的售价,加上30万的“楼花”,实际售价就达到了约2.5万。

  “317”虽说是北京的新政,但新政落地后的这个周末,路姑娘一直在和朋友热烈讨论。“天津房价、政策都看北京,一体化就这么真真切切的来了,天津人也开始抢学区房了,好多是北漂来落户上学的”,包括路姑娘在内,不少环京地区的购房者觉得“要跟北京人一起抢家乡的房子”,这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

  C女士和辛女士:“处女贷”用在了京外,20万……

  不管是热议“中国还需要几个北上广?”还是“要不要逃离北上广?”,实践层面永远是“中国还有哪里房子值得买?”

  北京购房者开始了全国布局。他们中有人出于价值投资,也有人迫于无奈,环京购房落户,满足孩子上学等刚需。

  从没买过房子的北京土著C女士去年底加入了投资大军。2016年底,一个朋友在杭州郊区开发了一个楼盘,想请她“捧个场”。C女士看好杭州房产的升值空间,但手头现金不够便贷了20万的款。

  “我现在也不明白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要贷这20万”。如今,C女士想在北京买的房子,算二套,需要多付200多万首付。

  辛女士说,她现在已经不想了,曾经在家乡天津贷款买过房子,约等于“被封印在八环外”。眼看北京的房租涨到快与工资持平,她打算尝试乘坐高铁往返于京津之间上下班,“用行动践行京津冀一体化”。

  张先生:多小都能出手,现在还有人关心居住属性吗?

  在环京房地产中介的朋友圈里,“317”后的这个周末,大批北京购房者揣着全款来买房。理由简单到粗暴,不够北京首付的钱,在这里能直接全款买一套,长远看,还是会涨吧。

  张先生奔赴位于北京五六环之间的商住房小区,他觉得又到了买入时机。

  标的明确:总价三百万左右的小户型商住,全款购入。他早用光了“房票(网络中对购房资格的戏称)”,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商住无法落户,转让税费高,贷款利率高,这些在张先生看来,都是小事,“只要总价低,就好出手”。来京十多年,张先生是朋友眼中“最早上车”的幸运儿,他相信自己过往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