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评论

“野蛮人”敲门,我们普通投资者该看到什么?

阅读:次 来源于:中山商报 2015-12-22 第 3744 期 B01版
    上周,万科遭到“野蛮人”宝能系的举牌,其沸沸扬扬的程度如同一出宫斗戏,让大家感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风起云涌。上周五午后,万科停牌,原因是筹备股份发行,用于重大资产重组以及收购资产。在发表 “不欢迎宝能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的言论后,停牌意味着王石带领的万科管理层反击行动的开始。

    在王石表态不欢迎宝能系的表态中,他说,不欢迎的理由很简单,是因为宝能系的信用不够。王石认为,他们层层借钱,循环杠杆,没有退路。如果一直这样滚雪球滚下去,可能会成为美国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杠杆收购,一旦撑不下来,后果不堪设想,1990年,美国有接近60家寿险公司破产。

    因为公司备受关注,第一大股东与职业经理人的对决足够火爆,这一事件引起了无数行内人士搬来板凳,坐看热闹。但实际上,不止是万科等地产公司被举牌,去年下半年安邦保险在A 股市场频频举牌后,一系列保险资金开始纷纷加入,大举在股票市场买入优质公司的股票。比如之前发生在中山本地的案例——前海人寿举牌中炬高新,又比如,富德生命人寿砸下资金613亿元,大举买进浦发银行的股票。这些保险资金,被视为了资本市场上的第一批“野蛮人。”

    对于“野蛮人”这个说法,或者仍旧简单地将资本分为善恶,都不是一个地道的做法。在王石质疑宝能系的信用后,网上开始传出潮汕老板姚振华的卖油条的发家史,但随后又被推翻,据说姚振华是华南理工大学第一批双学士,是一个努力向上具有大视野的青年才俊。但无论如何,以一个人的出身来衡量其夹带的资本的善恶,并不是市场行为。认真阐释所谓“野蛮人”这个概念,指的是资本市场上,那些通过杠杆资金,试图收购一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资本运作者。但“野蛮人”这个名词,本身就具有有点道德审判的味道,它站在了文明的对立面。确实,在一般人的眼中,人家公司做得好端端的,你干嘛要去搅局呢?但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我们已经进入了资本暴利崛起的时代,依靠一砖一瓦愿意积累老老实实赚取经营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即使职业经理人再不欢迎新老板,资本的意志也不为所动。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即使王石搬来救兵,无非也是资本与资本之间的对决,谁赢了都对万科有所求,从这个角度而言,职业经理人有选择老板的权利,却无力改变资本的力量,这是这个时代我们必须认清的事实。退一万步而言,杠杆是不是就一定是坏事?起码到目前而言,我们没有看到宝能系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杠杆资金的收购者,深谙人性,也更加懂得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靠实力说话。尽管王石说,宝能系有可能成为如同美国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垃圾债券,和当时破产的60家寿险公司同一命运,但我们也知道,在美国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也有一家传奇性的投资公司,通过杠杆收购,迅速崛起,成为私募股权的巨头,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做科尔伯格·克拉维斯·罗伯茨(KKR),作为史上最强悍的资本收购的主角,KKR 一直被贴着 “门口的野蛮人”这一标签。尽管极富争议性,但它确实创造了一种新的投资方式,这就是如今大行其道的“私募股权”。在KKR 的投资模式中,有两个要点至关重要:一是寻求价值低估、低市盈率的收购对象,二是创造足够的现金流,未来的现金流足以偿还债务又不至于影响公司生产经营。
KKR 的高杠杆收购虽然充满风险,但是在这两条铁律的制约下,他们抵制了无数充满诱惑的收购。我们回看今天这些险资在资本市场进行的举牌行动,几乎无一不是低估值高股息,高现金流,银行和房地产行业是他们最热爱的两大焦点领域。

  在资本为王的时代,对普通投资者来说,褒贬收购中的任何一方,其实意义不大。当险资投资一次次站在了风口浪尖,无论背后站着谁,总而言之这一场场斗争都距离我们太遥远。作为一个小散,我从中看到更有意思的一点是,今后一段时期,股票投资在险资的大类资产配置中的占比都将进一步上升。若联想到个人的投资理财,再仅仅盯住银行4%收益的产品未免太狭隘了。应该自问的是,面对杠杆收购风起云涌,资本暴利崛起的时代,你自己该怎么做?在我们市场多年炒作概念、讲故事过后,我们是否在这一波的举牌中醒悟过来,那些稀缺的、价值被低估的优质公司才是最值得关注的?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22日 作者:黄汉英 责任编辑:谭又喜
猎奇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