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评论

深中通道利好,不应止于房价

阅读:次 来源于:南方日报
  《深中通道纳入国务院督办项目》刊发以来,有关深中同城的话题再次掀起热议。笔者在搜索引擎输入“深中通道”几个关键词,共显示282000个结果,其中首页几乎都是有关“深圳客中山买房”的新闻。

  似乎,房地产商对于深中通道的期待放大了中山“去库存”的焦虑。但这种深中同城的叙述无疑是不够全面的,深中通道所带来的“深中同城”可能性,当然不止于“房价洼地”维度,中山对于深中同城的期待,也不可能止于房地产消费这么简单——正如在新一轮发展语境下,中山对于自身城市功能的定位,不能局限于“宜居”这么单一。

  在效率主导分工的现代社会,交通的时间成本变成了经济圈概念,“半小时生活圈”成为“深中同城”的最主流逻辑。诚然,紧密的交通联系将影响城市功能联系的紧密程度,但两者之间并非直接的对等关系。从珠三角城市群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这几个维度来考察中山在深中同城中的定位和功能,中山不应急于分析自己能够在深中通道中得到怎样的资源优势,而应分析自己能为深中同城提供怎样的空间结构,能为珠三角整体发展提供什么?这是中山面对深中同城首先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角色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危机意识问题。在现有的媒介表述中,对深中通道给中山带来的影响更多地停留在“利好”方面,对于另外一个“虹吸效应”鲜有提及。但事实上,中山不可能忽视这么一个通俗易懂的道理:资源优势明显、行政级别高的城市,获取发展优势的机会明显高于低级别的城市,在市场化条件下,同构的产业和人力资源,自然会被吸纳到大城市。

  就功能分布而言,目前大珠三角城市群的生产空间集中在东莞、佛山,运输空间集中在深圳、香港,休闲空间则集中在珠海、澳门。中山在制造业和休闲方面的功能都有一定的体现,但功能性不够集中,特征也不够突出。如何在区位重构中找到坐标重组,如何应对产业同构带来的资源和人才竞争,也是中山在深中同城议题中需要充分讨论并加以应对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方法论的问题。囿于资源禀赋瓶颈,承接资源外溢的方式不可能走低附加值的路线。对于中山来说,深中同城的方式不同于绝对意义上的产业同构,但也不应是简单辐射与被辐射的关系。当前,城市空间结构的组成,正呈现出从中心极化方式向中心与轴线结合转变的趋势,这为中山—深圳产业轴线的可能性提供了基础。 

  上海张江镇与市中心的互动关系,可以为中山回答深中同城模式提供一种示范。张江镇因拥有国家级创新产业园区,吸纳了市中心的很多资源。而中山具备同样的资源基础,在今年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的对全国114个国家高新区评价中,中山市火炬区综合排名第25名,省内仅次于深圳高新区和广州高新区,跻身全省前三位;同时,火炬区同样被纳入珠三角国家高新区范畴,而建设这两个叠加坐标的过程,就是中山与深圳“同城方法论”中最核心的命题。
发布日期:2015年11月17日 作者: 责任编辑:谭又喜
猎奇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