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

周皓:房地产仍然是未来最有效的投资途径

阅读:次 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据悉,人民币贬值是中国在为人民币汇改闯关还是加入“货币战争”欲刺激出口带动经济?对于在IMF的国际储蓄货币地位,中国应持何种态度?

  第一财经记者在纽约采访了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研究中心主任周皓。

  第一财经:人民币汇率近期下挫一度引发论战:此举是中国汇率改革闯关,是市场改革的胜利还是竞争性贬值行为, 通过贬值来刺激出口?

  周皓:这个问题有三方面,第一种观点认为人民币贬值是汇率改革闯关,比较狭隘。人民币汇率体制改革是整个金融体制改革设计的一部分。利率市场化已经走在前面,民营银行进入也走在了前面。如果汇率不改的话,市场化的利率和固定汇率是冲突的。

  人民币汇率改革已经落后于其他改革,是在赶上其他部分的改革。第二种看法认为人民币贬值是为了刺激出口,是货币战争的一部分。我认为是不对的,出口根本没有能力拉动中国的经济。而且中国经济可能比实际数据表现得要好。

  从短期看,人民币贬值了3%。但是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的增长率高于美国经济增长率,中国利率高于美国利率,人民币会是一个升值的趋势。如果判断中国经济比实际数据表现得差,那么就会认为人民币会进一步贬值。

  第一财经:也有很多投资人预期人民币在短期内不会升值,会进一步贬值,这样是否会使资本外流加剧,使更多中国资本流到海外购置各类资产?

  周皓:汇率的国际化和自由兑换是和利率市场化相辅相成的,不然,就会有内向和外向的投机。但是资本帐目并不需要一定是开放的。国际上的一些经验以及国际金融学大师的研究都表明,资本项目的完全开放并不一定对经济很有利。 在金融危机之后,即便在发达国家如果出现了影响宏观系统的风险,那么央行可以关闭资本帐户的自由流通。因为美国国内的微观金融机构非常好,美国不需要这样作。

  而中国的微观金融机构从这次股票的大涨大跌就看出基础并不牢固。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开放人民币资本帐户的速度可快可慢,可以放也可以停。如果宏观审慎的考虑有金融风险,那么就可以将其关掉。

  第一财经:此次央行对人民币改革的推动,是以中间价的新机制,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方法?

  周皓:这是有管理的汇率浮动的重要方式。有管理的浮动需要一个指导,但指导是从行政命令还是从市场价格?现在的改革是要从前一天的收盘价反映市场大多数投资人的判断结合其他因素来制定第二天的中间价。管理的目标区间(target zone) 是受市场决定的,不是无中生有冒出的。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利率市场化还没有完全完成,汇率也没有变成完全的自由可兑换。

  有管理的浮动和正在市场化的利率形式是相结合。国内的金融机构还不够健全,存款保险制度也刚刚建立。券商、保险公司、银行、很多机构和个人在股市的不正常波动中也暴露了风险管理的问题。所以资本帐户的开放程度是可快可慢的。

  第一财经:也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此次人民币贬值是为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争取国家储蓄货币(SDR) 作准备。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周皓:这是汇率改革的中间步骤,也可能是将来加入SDR的重要步骤。

  但是,进入SDR主要是象征性的价值,实际用处有多大也很难说。日本和德国在身为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的时候,是不愿意键入储蓄货币的,他们抵制了很久。

  因为加入国际储蓄货币负有很大的责任,但是带来的好处是很不确定的。所以我们让人民币国际化主要是应用于贸易的使用和金融的交易,但是否一定要徒有虚名得争取国际储蓄货币,要根据中国资本帐户开放的速度, 根据国内金融机构风险管理和运营水平的提高来决定这个步骤。我们希望得到,但是我们也不一定特别快得到。

  第一财经:成为国际储蓄货币也并不是IMF这一家机构承认就可以了,是否也需要现实中的实力认可?

  周皓:英镑是储蓄货币,但是索罗斯基金在20世纪90年代还是阻击英镑导致其崩溃。

  成为国际储蓄货币,并不是说你就更安全, 而是取决于一个国家金融机构的健康程度、金融稳定和宏观审慎的体制是否完善。如果金融系统不完善, 即便成为储蓄货币,也不能免于被攻击。

  第一财经:如果作为储蓄货币的话,是否对于一个国家资本帐户的开放程度要求更高?

  周皓:是的,从本质上是比较开放或者说是基本完全开放的资本帐户。我觉得对于SDR一个比较理性的态度是,这是我们争取的目标,但是速度和步骤要取决于经济的基本面特别是金融机构完善的程度。

  第一财经:19世纪70年代美国超越英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美元直到20世纪40年代才令人信服地取代英镑成为最突出的全球储备货币。德国的经济总量在20世纪初超过英国,但德国马克从来没有对英镑的地位构成威胁。而且德国在很长时间内拒绝IMF的邀请成为储蓄货币,我们现在似乎在极力争取SDR。

  周皓:作为一个长远的目标,SDR还是要争取的。我们的前提条件是成为国际储蓄货币对中国经济更有利,对实体经济更有利。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服务于实体经济。我们不是为了SDR 而SDR.如果对我们的实际经济, 贸易, 融资没有帮助的话, 这个目标可以晚一点实现。

  第一财经:一个货币的强弱是其经济强弱的表现。目前美元走强是因为美国经济增长强势,而人民币的贬值,如果没有央行的管制,有可能更大幅贬值是否反映出中国经济的前景不容乐观。

  周皓:中国经济有下行的压力。但是人民币贬值是在央行放开了价格机制之后。所以这是已经积累的3%左右贬值压力在现在政策允许情况下释放了。所以现在的释放未必意味着将来中国经济走弱。可能表示在过去半年、一年内中国经济是比较弱的。那么对于中国经济的情况,历来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中国经济比实际统计得要差,这是国内国外主流的观点。

  我个人认为中国经济比实际统计得要好。第一,近两、三年了,经济放缓,劳动力成本在不断上升,沿海企业找不到熟练工人,农村没有剩余劳动力。这说明不是总需求的故事,是结构性的供给和需求的故事。PPI是负的, 制造业在萎缩。但是是什么样的制造业在萎缩?不是有效的,需要雇人的制造业在萎缩, 而是那些不挣钱的无效制造业在萎缩. PPI是负的, 但是CPI是正的,说明消费和服务业是健康的。所以经济的判断主要看工资成本,劳动力上升,就业来看经济是不差的。第二,央行在过去一年降准、降息,这个需要一两年才能体现到实体经济中去。 财政政策推出的高铁等项目,也需要一、两年才开始建。包括李克强总理推行的个人办企业减少行政干预。现在中小企业成立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但是也需要时间体现到利润和收入上。

  第一财经:您的意思是经济会有一个滞后的过程?

  周皓:是的,所以很多人认为第三季度中国经济会更差。我个人认为中国经济第二季度是低谷,第三季度有可能复苏。中国经济有可能比实际数据要强。

  第一财经:2008年危机四万亿的投资为很多经济学家诟病,现在投资对年均增长的贡献达到了52%。如果再采取刺激投资的方法,是否不利于中国经济的转型,加大本来已经庞大的地方债规模?

  周皓:现在中国政府未必是再采取和以前一样的刺激经济的政策。 现在采取的政策是鼓励消费和服务业,促进制造业和出口企业的转型。投资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以前主要靠地方政府、房地产。现在地方政府在40万亿地方债的压力下,投资会差一些。中央政府基础设施的投资还需要时间体现出来。房地产作为中国现在的发展阶段和城镇化还是重要的增长。所以政府的想法是不要通过政府和行政的手段来刺激经济。最好通过市场化的方法让民营企业自主选择哪里是最有效的投资。我认为房地产还是未来最有效的投资途径之一。
发布日期:2015年8月24日 作者: 责任编辑:谭又喜
猎奇搞笑